一尾中特连准|一尾中特规律公式 每日經濟新聞
要聞

每經網首頁 > 要聞 > 正文

2019首家被“戴帽”的影視股 市值一度超400億

每日經濟新聞 2019-04-15 17:24:57

不知道現在的肖文革,是否還記得他2013年向記者說過的話:“我2013年主要忙兩件事,一個《鋼鐵俠》的上映安排,另一個是北大的學習。我希望自己能用好在北大的時光,跟林毅夫、周其仁、姚洋等經濟學大師取點研判中國經濟走勢的真經,使自己看得更寬更遠一些,爭取DMG下一個重大產業選擇也能像2009年進軍電影產業一樣,踩著鼓點入場。”

每經記者 畢媛媛 張春楠    每經編輯 杜毅    



工作日下午,印紀傳媒的公司前臺空無一人(圖片來源:每經記者 畢媛媛 攝)

眼見他高樓起,眼見他宴賓客,眼見他樓塌了。

作為2019年第一家被“戴帽”的影視A股,4月4日,印紀傳媒發布公告稱自4月8日開市起,公司股票交易被實施其他風險警示,股票簡稱由“印紀傳媒”變更為“ST印紀”。8日開盤后,公司連續遭遇五個跌停。

曾經頂著“A股唯一全球高概念娛樂品牌IP操盤手”等“高概念”光環的印紀傳媒,在17年上半年市值一度超過400億,躍居華誼兄弟、光線傳媒之上。不過如今卻只剩下“一地雞毛”:市值縮水近9成;2018年巨虧超20億元;人員流失率超過60%,因現金流緊張,難以招聘新團隊;控股股東質押高企,屢屢違約,分別欠6家公司共計20億,被列為失信被執行人……

圍繞在印紀傳媒身上的,是無數個疑點,連分析師都向《每日經濟新聞》記者直呼“看不懂這家公司”,所以在印紀傳媒資金爆雷后,已經接近一年沒有機構為其寫研報了,也不是太令人意外的事。

冷清現狀:“門面”沒了,工作人員打掃衛生

2010年在豆瓣上有個遺留的話題:誰知道北京DMG廣告公司?“實力挺強”“很好的公司”“比大多數4A都掙錢”,多個網友對此展開了討論。時移世易,帖子沉浮了數年,當2015年再有網友翻出這個話題時,天氣已變,那時的印紀傳媒將相當大的精力投入影視行業,“穿越了,我現在就在面(試)DMG,說實話,一般吧”。

4月8日下午,每經記者前往位于二環朝陽門外的印紀傳媒總部。工作日下午,印紀傳媒的公司前臺空無一人,曾經擺放在會客區的鋼鐵俠模型也已消失,只剩下一個空置的架子。這個高達2米的鋼鐵俠模型曾是印紀傳媒的“門面”,也曾寓意著印紀傳媒進軍國際市場的決心。

第一家與漫威合作出品電影的中國公司,如今不論是《鋼鐵俠》單人電影還是在《復仇者聯盟4:終局之戰》中,都看不到印紀傳媒的身影。4月15日,貓眼專業版顯示,《復聯4》的預售票房超過1.6億。這份“榮耀”的消失,與市場的狂歡,折射出印紀傳媒大起大落的命運。

 

展示柜仍然擺放了董事長吳冰作為封面人物的各大雜志(圖片來源:每經記者 畢媛媛 攝)

總裁辦內整墻的展示柜仍然擺放了董事長吳冰作為封面人物的各大雜志,但這位身兼董秘、財務總監、總經理等數職的董事長卻似乎鮮少露面。去年11月公司回復四川證監局問詢時稱吳冰因病出國治療,沒有及時接受監管部門的約談。

有幾位自稱臨時物業的外界人士在印紀傳媒的辦公區域內喝茶聊天。“他們的老板出差了。”該人士對每經記者稱。

“我是沒有看到(對外發聲的部門),她們應該是休假去了。”一位印紀傳媒工作人員對記者表示。

“證券部門都撤銷了,公司目前也在整頓,所有的人都在整理衛生。”某位自稱可以代表印紀傳媒的工作人員回絕了記者的采訪。

“你們應該叫兩個壯漢過來,不要叫兩個女孩子,你們做這采訪有什么意義”?該人士語畢便毫不客氣地按下電梯,直到“目送”記者離開。

辦公區內可以看到有很多空座位(圖片來源:每經記者 畢媛媛 攝)

一位已離職的印紀傳媒工作人員向每經記者透露去年就陸續有人離開,只是公司當時的經營看上去沒什么異常。“你要說誰了解這公司,沒人了。”

另一位曾接近印紀傳媒的人士告訴記者:“去年上半年公司的證券部門就已非常動蕩,走了好幾個,但我很好奇,證券部門撤銷了,現在公司的公告是誰在寫?”

高光時刻:《鋼鐵俠3》打響頭炮,市值一度超華誼、光線

印紀傳媒的發家史頗有傳奇色彩。據公開資料,印紀傳媒成立于1992年,在進入影視行業之前,公司最低調且最有實力的業務來自廣告。幾年時間中,客戶從嘉陵摩托發展到寶馬、奧迪、耐克、NBA、中國移動、民生銀行,還在國內外廣告節上屢獲殊榮,包括美國Summit廣告大獎、嘎納廣告金獎等。

2014年,印紀影視借殼“養豬股”高金食品上市。交易完成后,上市公司實際控制人變更為肖文革,主營業務也變更為整合營銷服務。養豬的“屠夫”搖身一變,進入傳媒領域。

順利轉型的原因大部分在于印紀傳媒在前一年合作出品了《鋼鐵俠3》,這部超越《變形金剛3》,斬獲7.54億票房的電影曾登上年度票房亞軍的寶座。印紀傳媒參與了從前期策劃、劇本開發、投資、拍攝制作到電影宣傳、發行等多個環節,是第一家與漫威合作出品電影的中國公司。

2013年4月6日,北京,小羅伯特·唐尼、王學圻出席電影《鋼鐵俠3》中國發布會(圖片來源:圖蟲創意)

在中國與好萊塢的合作上,印紀傳媒曾創造了多個“第一次”。包括在《鋼鐵俠》的拍攝中融入了中國元素,邀請中國演員王學圻出演及在北京取景拍攝。相關報道顯示,吳冰還說服小羅伯特·唐尼來華宣傳,當時的紅毯宴會是第一部好萊塢巨制在北京紫禁城舉辦的電影宣傳會。這開啟了好萊塢影星來中國站臺宣傳的風潮,在此之后,《美國隊長2》《復仇者聯盟2》等多部好萊塢大片的主演都走入中國。

電視劇方面,《北平無戰事》《克拉戀人》《小時代》等背后也都站著印紀傳媒的身影,甚至2017年的爆款《大軍師司馬懿之軍師聯盟》也被印紀傳媒宣告為其主控出品方。

印紀傳媒借殼上市一年后,肖文革把董事長職位讓給了吳冰,拋頭露面的也一直是吳冰,但吳冰并未持有公司股票。2017年上半年,印紀傳媒的市值一度超過400億,躍居華誼、光線之上。

掌舵人:低調、資本、中國通,看不透的“鐵三角”

印紀傳媒三位創始人的“鐵三角”組合也讓人頗看不透。

在多篇媒體報道中,肖文革出身軍人家庭,曾經在政府部門和部隊工作,善于處理政府關系和人際關系;吳冰是前體操運動員,后來留美從事廣告;丹密茨則有深厚的海外背景,《鋼鐵俠3》《環形使者》等便是由他打造。

多位接近印紀傳媒的業內人士向每經記者形容過丹密茨:“中文很好,說急了會中英文夾雜著跟你講,特固執,有自己的想法”。

丹密茨有能力拿下不少優質的好萊塢資源,在國內的合作領域開發上,他也沒少出力奔波。早在印紀傳媒還未上市時,曾與丹密茨談過合作的某位資深人士向每經記者回憶初次見面的場景:“當時我就犯嘀咕,覺得他是個大忽悠,因為他當時講的全都是資本運作,而不是踏實做電影,所以我就不看好,也沒敢進一步合作。”

在該人士的回憶中,這位“中國通”用中文交流業務完全沒問題,而且談判上頗有“技巧”:“會說自己的優勢,包括和某些領導關系怎么怎么好,能撬動一些資本,但這些資本怎么來的,也挺神秘的。他還號稱能搞定好萊塢‘六大’,我并不相信。”

另一位影視圈人士也向記者描繪過吳冰的風格:“不像做電影的,倒有點像華爾街做資本的。”

不過,在每經記者多方的詢問中,卻鮮少有人接觸過掌舵人肖文革,他只在2013年前后接受過幾家媒體的采訪。據他透露,他與中影集團前任董事長韓三平、博納總裁于冬等都是熟人,曾參與中影集團籌拍的《建國大業》,“在9家投資方中,DMG是唯一能給這部電影帶來商業資源的公司。”有趣的是,肖文革也在影片中過了把戲癮,露了臉。

不過,這樣的組合看起來頗為奇妙,資本市場顯然也對此買賬。前幾年印紀傳媒不僅與阿里巴巴、湖南有線、黑龍江有線合作,還與芒果TV平臺戰略合作,并通過旗下基金斥資億元入股擁有Angelababy、Papi醬、周冬雨等明星資源的泰洋川禾。

不過,印紀傳媒的影視重點其實是打造“勇士”系列IP的英雄宇宙。印紀傳媒曾對美國勇士娛樂公司進行千萬美元的C輪股權注資。勇士娛樂是繼漫威和DC漫畫后全球第三大漫畫公司,旗下有量子兄弟等2000多個人物。

吳冰此前接受采訪時表示中國的“超級英雄全網劇”領域依然是未開墾的處女地。“印紀傳媒是少數可同時變現中美兩大娛樂市場的資深玩家。而‘勇士’是史上唯一中美兩大市場同步開發的超級英雄全網劇,也將是全球超級英雄迷的首次同步狂歡。”但在國內,“勇士”的知名度并不高。

業績崩盤:急轉直下,2018年巨虧20億

印紀傳媒的崩盤與行業大環境下行有關,但經營不善,資金鏈斷裂或許是更深層的原因。

借殼重組時,印紀傳媒曾承諾2014年到2016年度凈利潤分別不低于4.30億元、5.58億元、7.19億元;承諾扣非凈利潤分別不低于3.90億元、5.01億元、6.50億元。

上市后,印紀傳媒完成業績承諾堪稱“精準”,凈利潤完成情況最多沒有超過1600萬。在完成業績承諾后的2017年,印紀傳媒的表現就顯現出“疲態”。公司當年實現營收21.88億元,比上年減少12.69%,凈利潤等各項增幅已不如前三年。

到了2018年,印紀傳媒的業績則是急轉直下。印紀傳媒2018年業績快報顯示,公司2018年營業收入同比下滑超過8成,由上年同期盈利23億元下滑至3.77億元,巨虧超過20億元。

對于利潤巨虧20億的原因,印紀傳媒表示是因為收入下滑及計提大額資產減值損失導致。

圖片來源:印紀傳媒公告

在此前回復深交所的公告中,印紀傳媒共計提了超過20億元的減值準備,其中僅是應收賬款的計提就有超過12億元。

有分析師在回顧印紀傳媒時曾非常疑惑,“我搞不懂公司的成本結構”,他曾提出想看印紀傳媒的利潤分拆表,但遭到了拒絕。

每經記者據公告統計,2018年印紀傳媒有超過32家客戶的應收賬款出現回收困難。其中印紀傳媒提及2018年公司的人員流失率超過60%,“授權團隊整體流失”,同時因為現金流緊張,難以招聘新團隊,不能給客戶繼續提供業務支持;而在經營困難,并有諸多負面新聞的情況下,部分客戶提出軟件推廣數量不達標、廣告推廣效果不達標等合同爭議等問題。

“其實廣告行業大環境本身也經歷了很多問題,包括轉型數字營銷后,渠道被BAT壟斷,利潤率大幅下降等,印紀傳媒前兩年又花很大力氣去轉影視,主要是做批片,一開始還是做得有聲有色,規模很大,但是說不清楚后來為什么突然就不做了,也不知道這部分盈利情況究竟如何。”某位曾經接觸過印紀傳媒的證券分析師對每經記者稱,從2017年開始就已經很少有券商會去關注這家公司了。

2016年4月以來,印紀傳媒5名董事相繼辭職,包括財務總監、董事會秘書和3名獨立董事。董事長吳冰兼任總經理、財務總監及董事會秘書,身兼四職。根據去年年底的問詢函,吳冰稱自己身患疾病無法回國接受監管部門約談。

就在4月8日,深交所因未在規定期限內實施利潤分配和業績預告披露違規對吳冰、肖文革以及時任董事濮家福、吳凡給予通報批評的處分。

在一個月前,每經記者發現,DMG國際影城(悅秀店)已關閉,DMG國際影城(良鄉店)在購票平臺上也看不到了排片。“我剛買的會員卡都沒有處理”,某位影迷向記者表示。

沉浮“印紀”:市值縮水近90%,控股股東成“老賴”

截至4月12日收盤,印紀傳媒的股價已經從2017年3月最高的26.18元跌落到3.17元,市值也從最高的460億元縮水至56.10億元,縮水幅度接近90%。

一邊是股價“跌跌不休”,一邊是大股東不斷減持。根據Choice金融終端顯示,在近3年的時間內,印紀傳媒的監事張彬累計減持超過4000萬股,套現大約近9億元,實際控制人肖文革也在去年一下子減持1.8億股。

對于暫時不能拋售的限售股,印紀傳媒的大股東則選擇質押變現。Choice顯示,印紀傳媒在去年三季報發布時的前四大股東質押率都在96%以上,其中肖文革以及安信信托的質押率都在100%。而根據印紀傳媒去年11月時對交易所的回復,肖文革此前質押、合計數量超過5億的印紀傳媒股份已經有多筆到期違約。

截至去年11月,肖文革的質押到期情況 圖片來源:印紀傳媒公告

事實上,肖文革已經因多筆欠債未還被列入失信被執行人,也就是俗稱的“老賴”。債權人包括信托公司、融資租賃公司等,甚至包括典當行。每經記者根據中國執行信息公開網不完全統計,從去年10月份到現在,肖文革因沒有履行6家不同債權人的給付義務分別被限制消費,欠款金額達到約20億元人民幣。

 

肖文革被列入失信被執行人 圖片來源:最高人民法院網

根據印紀傳媒去年11月對深交所的回復,肖文革所持有的7.79億股股份已經全部被法院凍結,占公司總股本的44.04%。肖文革及其一致行動人印紀華城、印紀時代涉訴累計金額高達78億元。

圖片來源:印紀傳媒公告

“如肖文革先生針對上述事項未能與各質權人就解決方案達成一致,則實際控制人及其一致行動人所持公司股份存在全部或部分被司法拍賣或處置的可能,進而可能導致公司實際控制人發生變更。”印紀傳媒表示。

資本永遠夾雜著欲望,印紀傳媒登陸資本市場5年,有不少拿得出手的作品和業績,但最終一聲嘆息。

印紀的沉浮或成為2018年中國影視行業的注腳。這一年行業大浪淘沙,事實上,除印紀傳媒外,在前幾年影視行業紅火時大量涌入的跨界公司如文投控股、當代東方、ST中南等都遭遇了生死劫。

“既然資本要和電影捆綁在一起,就要相輔相成,資本永遠是靠內容和題材增值的。”上述不愿具名的行業資深人士對每經記者稱,“如果只是套熱錢,那另當別論,但如果想要專業的人做專業的事,就首先要相信這些專業的人和團隊。”

不知道現在的肖文革,是否還記得他2013年向記者說過的話:“我2013年主要忙兩件事,一個《鋼鐵俠》的上映安排,另一個是北大的學習。我希望自己能用好在北大的時光,跟林毅夫、周其仁、姚洋等經濟學大師取點研判中國經濟走勢的真經,使自己看得更寬更遠一些,爭取DMG下一個重大產業選擇也能像2009年進軍電影產業一樣,踩著鼓點入場。”

如需轉載請與《每日經濟新聞》報社聯系。
未經《每日經濟新聞》報社授權,嚴禁轉載或鏡像,違者必究。

版權合作及網站合作電話:021-60900099轉688
讀者熱線:4008890008

特別提醒:如果我們使用了您的圖片,請作者與本站聯系索取稿酬。如您不希望作品出現在本站,可聯系我們要求撤下您的作品。

印紀傳媒 肖文革 吳冰

歡迎關注每日經濟新聞APP

0

0

一尾中特连准 如何代理棋牌 如意平台彩票是骗局揭秘 双色球黄金分割率算法 福建乐透c515开奖 贏彩天下彩免费资料 福建时时公式规则 佩里西奇 pt游戏厅 欢乐斗地主二人版下载 ag电子游戏网投